当前位置: > 论文中心 > 文学论文 >

源远流长的中韩汉字交流

时间:2014-07-09 13:46来源:www.zglwb.com 作者:朱皋 点击:
摘 要: 中国和韩国都属于汉字文化圈的国家,它们以汉字为共同的文化基

  摘 要: 中国和韩国都属于汉字文化圈的国家,它们以汉字为共同的文化基础。汉字的传入与使用使中国文化及伦理道德在朝鲜半岛广泛传播。本文主要介绍汉字在高句丽、百济、新罗等的传播概况,肯定移民在汉字传播过程中的重要地位。

  关键词: 汉字 朝鲜 传播方式 移民

  一、汉字在朝鲜半岛的传播概况

  韩语与汉语虽然属于不同语系,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借用汉字进行书面表达。汉字作为传播文化的书面符号,在朝鲜半岛被广泛使用。一般认为汉字在战国晚期就已经传入朝鲜半岛,从朝鲜出土的各种文物上的铭文可以证明,例如:乐浪郡遗址出土的瓦当上除常见云纹外,还发现有“乐浪礼官”、“乐浪富贵”等铭文。从西汉初年真番部落写信给汉武帝要求通商和通交的情况可知,直到西汉初年朝鲜人才真正使用汉字。其后,汉武帝灭卫氏朝鲜置汉四郡,奠定朝鲜半岛北部使用汉字的政治文化优势。至朝鲜半岛三国时代,汉字的使用已经相当普遍。

  (一)汉字在高句丽的传播

  朝鲜半岛的北部与大陆接壤,位于朝鲜半岛北部的高句丽最具地理优势,因而传入汉字最早。汉字的传播方向应该是由北向南,据《三国史记》对高句丽的记载:“国初使用文字时,有人记事一百卷,名曰《留记》。”这种文字正是汉字①。高句丽曾在迁都平壤(427年迁都)前的414年,中国境内的吉林吉安曾立汉字石碑《好太王碑》。该碑为长寿王巨连为其父广开土王谈德所立,反映其当时掌握汉文的大致水准。碑呈不规则扁方柱形,四面环刻碑文,近1800字,历叙高句丽始祖朱蒙的开国经过、广开土王生平及拓地武功,叙述高句丽与新罗、百济的冲突和广开土王抗击倭寇入侵朝鲜半岛的斗争,文从字顺,与其时中国文人的文字作品无明显差别。高句丽统治者还用汉字创作诗歌表达内心的情感,如公元前17年,高句丽琉璃王(公元前19年—公元17年在位)用汉字写了一首《黄鸟歌》:“翩翩黄鸟,雌雄相依。念我之独,谁其与归。”这首诗深刻地表达了琉璃王对死去王妃雉姬的思念之情。不但高句丽统治阶层熟练使用汉字,平民也普遍学习汉字。据旧新《唐书》记载:高句丽人喜学,至穷里斯家亦相矜勉。衢侧悉构严屋,号扁堂。子弟未婚之前,昼夜于此读书、习射。其书有五经、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、《后汉书》、《三国志》、孙盛《晋阳秋》、《玉篇》、《字统》、《字林》。又有《文选》,尤爱重之②。乐府诗《箜篌引》又名《公无渡河》,亦为汉字在朝鲜长期传播之产物,其词为:“公无渡河,公竟渡河;渡河而死,当奈公何!”晋崔豹《古今注·音乐》曰:“《箜篌引》,朝鲜津卒霍里子高妻丽玉之所作也。高晨起刺船而濯,有一白首狂夫,被发提壶,乱河流而渡。其妻随而止之,不及,遂堕河而死,于是援箜篌而鼓之,作《公无渡河》之曲,声甚凄怆,曲终,自投河而死。霍里子高还,以其声语其妻丽玉。玉伤之,乃引箜篌而写其声,闻者莫不堕泪饮泣焉。丽玉以其曲传邻女丽容,名之曰《箜篌引》。”

  (二)汉字在百济的传播

  朝鲜半岛的百济也常用汉字石碑纪念人事,如曾被人发现的百济《砂宪智积碑》。《三国史记·百济本纪》“近肖古王三十年”条引《古记》记载:“百济开国以来,未有以文字记事。至事,得博士高兴,始有书记。然高兴未尝显于他书,不知其何许人也。”公元375年即近肖古王三十年,百济迎得东晋博士高兴,由他用汉文编写了一部百济国史《书记》,但说百济开国至迎得高兴这一段时间没有文字记事,恐怕有些不准确。百济近肖古王二十四年曾赠送七支刀给日本,从文物七支刀上的铭文来看,百济使用汉字要早于高兴。百济的统治阶层积极吸收汉字文化,不但促进了汉字水平的提高,还将汉字传入了日本。根据《古事记》记载,王仁是百济进贡给日本的贤者。王仁到日本,把汉字传授给日本统治者,弥补了日本没有文字的空缺。盖卤王在面临高句丽南侵时向北魏孝武帝求援的信件是这样开头的:“臣建国东极,豺狼隔路,虽世承灵化,莫由奉藩。瞻望云阙,驰情罔极,凉风微应。伏惟皇帝陛下协和天休,不慎系仰之情……”从这里可以看出,百济人使用汉字的水平已与高句丽不相上下③。

  (三)汉字在新罗的传播

  新罗位于朝鲜半岛最南端,因而汉字传入要晚于高句丽和百济。根据《梁书》记载:“无文字,刻木为信,语言待百济而后通焉。”可见新罗建国初期一直没有文字,但是通过百济和高句丽的传播,新罗人很快掌握了汉字。根据《三国史记·新罗本纪》记载:“汉祗部夫道者家贫无谄,工书算,著名于时……”由此可见,沾解王时期的夫道“工书算”闻名当时,这里的“书”即是会写汉字。新罗曾经派遣百人以上的留学生到中国唐朝学习汉文经典诗文。据《三国史记》记载,在唐文宗(827—840)时,新罗曾经派遣百人以上的留学生到唐朝留学,学成归国。这一批留学生回到本国以后,无疑会起到传播汉文知识、促进汉文发展的作用。新罗人还根据汉字的字义“新者德业日新,罗者网罗四方”,正式定国号为新罗。金后稷的散文《谏猎文》对新罗第二十代真平王(579—632)荒废政事、终日打猎进行了劝谏。虽然这位大臣的谏言并未为国王采纳,但他死后,却终于使国王悔悟,不再打猎。金后稷的这篇《谏猎文》简洁有力,有说理,有指责,有规劝,引用典籍也十分得体,反映了6世纪时期新罗汉文达到的水平④。新罗曾经出现金仁问、金生、姚克一、崔致远等书法家,其中金生尤为杰出。他出生微寒,终身致力于书法,年逾八十,仍临池不休,时称其隶书行草皆入神。宋徽宗崇宁年间(1102—1106),高丽王朝学士洪灌随进贡使至宋汴京。宋翰林待诏杨球、李革入宾馆与高丽使臣交流书法。洪灌出示金生行草一卷,杨、李大骇曰:“不图今日得见王右军手书。”洪灌曰:“非是,此乃新罗时人金生所书也。”杨、李笑曰:“天下除右军,焉有妙笔如此哉!”洪灌屡言之,杨、李终不信。⑤

  新罗在唐朝的帮助下统一了朝鲜半岛,对唐朝文化采取了积极吸收的政策。大量文化典籍、科学技术被引进朝鲜半岛,因而韩语词汇体系中出现了大量汉字词汇。为了便于书写,新罗神文王(681—691年)时期的薛聪制定了用汉字的音和义标记韩语的方法,称之为“吏读”。“吏读”用汉字标记韩国语,出现语言与文字不能统一的情况,使用者会出现阅读和理解的混乱。为了解决这一问题,就必须创造自己的文字。15世纪中叶,李氏朝鲜第四代君王世宗大王召集郑麟趾、成三问、申叔舟等学者于1444年创造了自己国家的拼音文字,称为“训民正音”,意思是教导人民正确地发音。虽然朝鲜创造了自己的文字,但是汉字并没有因为韩文的产生随之消失,因为汉字已经深入人心,所以在朝鲜的统治阶层中仍然偏好使用汉字。进入十九世纪末期,随着韩国开化运动的开始,民族意识的崛起促进了韩国语的发展。到了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,社会已经普遍接受韩国语,其中包括韩国语、汉字词。特别1933年“韩国语学会”制定了“正字法”,1936年“韩国语学会”确定了“标准语”,确立了韩文在其语言中的主体地位,至此汉字虽然开始减退,但是汉字词仍存在于韩国语词汇体系中。在长期地使用、借用汉字词的过程中,汉字词逐渐成为韩半岛文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,通过对这些汉字词的吸收、使用,这些汉字词演变成本民族语言词汇中的重要组成部分,并最终在韩国语词汇中形成了汉字词与固有词等系统。


   中国论文榜(www.zglwb.com),是一个专门从事期刊推广、论文发表的网站。
本站提供如何发表论文,寻求论文发表合作,快速发表论文,发表论文格式指导等解决方案:省级论文发表/国家级论文发表/核心期刊论文发表//职称论文发表。


栏目列表
联系方式
推荐内容
 
QQ在线咨询
论文发表热线:
189-6119-6312
微信号咨询:
18961196312
期刊导航 |  论文欣赏 |  期刊验证 |  学术答疑 |  咨询辅导 |  相关知识 |  发表须知 |  关于我们 |